花江冬樹

杂谈①

①让我去创造如文章一类的事物可能会产生毁灭性的结果,你在我的创造里总能看见很多人的影子,有百分之八十五的机率会被人称抄袭。我没办法无中生有,这也是为什么我只能临摹的原因了,我根本就记不住细节,只能模模糊糊记起来大概得模样儿,有些时候甚至连瞳色是什么都不记得,也无法做到自己从另一个新的动作,神态,笔触去把这个人物画出来,无力感。所以一直都觉得能够凭想象画图的人超厉害。

②讲讲ooc。我一直认为没有人能够做到不ooc。读者给一个人物下定论时想得都是他该是这样而不是他本来就这样,全凭个人思想决定。而作者也不一定做得到不ooc,他所能表达出来的并不就等同于他所想的了,这种差距还是蛮大的。
③这个一脑袋放空就开始想得特多而且写下来的习惯到底什么时候有的啊……以后全放lof算了。
早上好啊。


评论
热度(2)
©花江冬樹 | Powered by LOFTER

一个帝国,一位爱人,谦逊的气质,无数的遗憾。
【基本退休状态】
大自然的搬运工 如果所搬的图中有侵犯作者的权益,或是作者自己便有LOFTER账号,发图发重了都请私信我删除致歉。
收图还请点进ID。